任正非先生真正的忧虑是什么

来源:向松佐(ID: xsz0128)

坐在办公桌前,我又看了一遍5月21日对任先生的长篇采访。两万多字,坦率而冷静,全面而深刻,恢弘而感人。

读着读着,我突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任先生看似坦荡的话语中充满了深深的忧伤和深深的焦虑。任谈论的似乎是华为,但他担心的实际上是中国。表面上,他关心的是华为将如何应对当前的困难。其实他心里担心的是基础教育、人才培养、科学创造、科技创新、对外开放、全球人才竞争。

1、对于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复兴和繁荣,人才是最重要的。

任说:“我讲两个故事,二战时期的德日。因为德国没有投降,最后被炸成了碎片,除了雅尔塔离开准备开会,其他地方都被炸成了平地。日本也遭到猛烈轰炸,如果不投降,美军就会被彻底轰炸。最后,日本采取了妥协的办法,保住了天皇。日本投降了,没有被完全摧毁,但大量的工业基地被摧毁。当时有一句著名的口号,“什么都没有剩下,只要人还在,就能重获荣耀”。不一会儿,德国复兴了,所有的房子都恢复了原样。日本的经济也恢复得很快,这得益于他们的才能,他们的教育,他们的基础,这是最重要的。已经失去的、不能失去的都是“人”,人的素质、技能、信心很重要。”

2.我们和美国在科技方面还有很大的差距,美国科技的深度和广度值得我们学习。

任说:“首先,我们必须肯定美国科技的深度和广度,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我们还有很多缺点,尤其是美国一些小公司的产品超尖端。我们只是专注于自己的行业,现在取得了领先地位,而不是瞄准美国的国家水平。就我们公司与个别企业相比,我们认为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与美国整体相比,还有很大差距。”

3.中国的科技与美国的巨大差距,直接与我们的经济泡沫和不能脚踏实地地学习有关。

任说:“这与我们近年来的经济泡沫有很大关系。P2P、互联网、金融、房地产、假货等泡沫。都让人们的学术思想产生了泡沫。一个基本理论需要几十年才能形成。如果大家不认真做理论,不喊口号,几十年后我们也不会强大。因此,我们还是要脚踏实地地学习。”

4.从事芯片和电子行业,不能只砸钱,还要砸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等等。

任说:“我觉得这件事有两面性。一方面,我们会受到影响,另一方面,它会刺激中国系统而稳定地发展电子工业。在发展工业方面,过去国家的政策是扔钱,但是如果扔钱就不管用了。我们国家建造桥梁、道路和房屋...它习惯于扔钱。但是如果你不能把钱花在芯片上,你就得把钱花在数学家、物理学家和化学家身上……”

5.任最深的担忧:我们还有多少人在努力学习?

任问道:“但是我们当中有多少人在认真学习呢?博士论文有多少洞见?”

我称之为“任问题”,与“许问题”和著名的“钱学森问题”是同一个问题。

6.中国要全面改革完善各项政策,大胆吸引全球人才,进行跨国创新。

任说:“在这种情况下,完全依靠中国的自主创新是很难成功的。为什么不跨界创新?许多国家都可以建立创新基地。只要我们有能力,我们就能去那里。我们可以在当地建一个研究所。”

当然,中国现在已经回流了很多人才,这是非常重要的。然而,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得多。如果你来中国,你要缴纳更多的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雷锋把一切都献给了国家和党。然而,毕竟这些顶级专家从国外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待遇,而且税收也高得多。最近听说在大湾区可以降到15%。有哪些实施措施?你想在大湾区有账户,在大湾区有工作吗?不是在别的地方。这个政策有什么用?科学家本身是流动的,只在这里工作八个小时。他们还是科学家吗?我们应该为外国科学家回国创造一些途径。

7.中国应该调整政策,拥抱世界。

任说:世界上第一次大的人才转移,是300万犹太人从苏联转移到以色列,以色列成为技术高地。

现在,第二次人才转移又来了。美国现在排外,大量人才无法进入机密研究。美国著名媒体写过一篇文章,问美国:“如果中国发明了抗癌药物,会不会也危害国家安全?”美国癌症中心解雇了三名中国科学家。中国人发明的抗癌药物是否危害国家安全?他问美国。

许多科学家对他们在美国的工作失去了信心。为什么不拥抱他们?他们问:“你怎么进来的?孩子上学难,没有户口买不了车,还要交高额的税。

我们应该调整政策,拥抱世界。

200年前,美国还是印第安人的不毛之地,也就是政策正确,今天是世界霸主。我们国家有五千年的文明,有这么好的基础,所以要拿出政策来,接纳世界各地的人才来中国创业。

如你所见,东欧国家很穷,但大量美国领导人、科学家和金融家都是东欧人。为什么不大规模吸引东欧人来中国,或者在东欧建立各种研究基地?

8.中国应该稳步努力,在数学、物理、化学、神经病学和脑科学方面做出改变。我们也许能在这个世界上站起来。

任说:建立以中国为中心的理论基础,很难突破美国的重围,因为中国没有足够的基础理论,这几年更好。

我曾经在全国科学大会上讲过数学的重要性,听说现在数学毕业生分布比较好。我们有多少人愿意读数学?

我不是在学数学。我曾经说过,退休后,我想找一所好的大学学习数学。校长问我,你为什么学数学?我说我想研究热力学第二定律。他问,研究是做什么用的?我说我想研究宇宙的起源。他说,我非常欢迎你!但是我还不能退休,也不能走。我们当时是工科学生,学的是高等数学,最浅的数学。

中国应该努力在数学、物理、化学、神经病学和脑科学方面做出改变。

过去,中国的哲学体系是形而上学。即使有佛教,也是梵语。唐僧应该翻译成中文,但没有翻译。西方提倡的是形而上学和机械唯物主义,产生了物理、化学、数学、几何等各种学科。,于是工业发展起来,建立了工业社会,并占领了整个世界。

9.如果还强调自主创新,会浪费很多宝贵的时间。

任说:人工智能领域大约50%的人类科学家是中国人。如果他们被排除在外,被拥抱进入中国,他们会在底层平台上创新,为我们提供基础。

在我看来,如果真的能引进优秀人才,对我们的改革是有好处的。如果还强调自主创新,会浪费很多宝贵的时间。

10.绝不煽动民粹主义。民粹主义对我国有害。

任说:不能说用华为产品就是爱国,不用华为产品就是不爱国。华为的产品只是商品,喜欢就用,不喜欢就不用,不要和政治挂钩。

毕竟华为是商业公司,我们从来不在广告牌上说“为国争光”。只是最近的宣誓大会有时候会瞎喊几句,但我们会马上发文制止他们瞎喊口号。大家开庆功会,给奖牌没问题,饭后说几句话也没问题,但千万不能挑起民粹风。

我经常举一些例子,其实我就是想给华为泼冷水,不能用民粹主义,对我们国家有害。

11.这个国家的未来是开放的。

任说:因为国家的未来在于“开放”,中美会谈后,央视说“我们需要开放和改革”,我很高兴。

事实上,我们改革开放还很晚。世贸组织对其他国家有承诺,当我们获得利益时,我们会遵守这些承诺。如果你早点完成,做点贡献,可以团结更多的朋友。

为什么中国的钱只流向美国,而不流向欧洲、俄罗斯、非洲……以及其他国家?中国不急于要钱,从而分散了风险。

对于农产品,为什么不买一个呢?如果买买能生产乌克兰农产品,乌克兰就不会那么难了。乌克兰是俄罗斯重武器的“粮仓”。买粮食和粮食的时候,还能买重武器“粮”吗?

我们的重型武器必须自力更生吗?没必要,只要赢。你可以看看绍伊古总司令的报告。这篇简短的报告写得很好。

12.华为非常重视支持科学家,应用了美国著名的“百度法案”原则。

任:我们在全球有26个能力中心,有700多名数学家、800多名物理学家和120多名化学家在服务。

我们还有一个战略研究院,拿着一大笔钱“撒辣椒面”给全世界著名大学的著名教授。我们对这笔钱没有投资回报的概念,而是用美国“百度法案”的原则,也就是说,受益的是大学。这样,更多的科学家将从我们的“小号”中延伸出来。

13.5G标准源于土耳其科学家的一篇数学论文。

今天,大家都在谈论5G标准对人类社会的强大。他们怎么会认为5G标准起源于土耳其阿里坎教授十多年前写的一篇数学论文呢?

阿里坎教授发表这篇论文两个月后,它被我们发现了。我们开始以这篇论文为中心研究各种专利,逐步研究解体,总投资上千人。

十年来,我们已经将土耳其教授的数学论文转化为技术和标准。我们的5G基础专利约占全球的27%,排名第一。

土耳其教授不是华为的员工,但是我们用钱支持他的实验室,所以他可以招收更多的博士生,我们为博士生提供帮助。我们支持日本的一位大学教授。他的四个博士生都来我们公司工作,在他的办公室工作。而且,他可以多招4个博士生,也就是说有8个博士生帮他搞研究。所有这些都是他的,不是我们的。如果我们想用他的东西,需要商业交易,这就是美国“Baydoo法案”的原则,我们正在通过这样的“号角”延伸更多的科学家。

上周,我们举行了世界科学家大会,但我没有去现场。我通过视频把它传送到我的会议室。一群年轻的科学家来给我做技术翻译,他们都是医生。他们向我解释了这些论文对未来人类社会的意义。我们不断地有这种世界性的交流,我们自己吸收能量,他们也吸收我们的需求,不断地滚动和扩散。

14.西方公司对人才竞争的看法比我们更长远。

任说:西方公司对人才竞争的眼光比我们长远,当他们发现你是人才的时候,就会去他们公司实习,专门培养你。这不是我们大学毕业找工作的概念。

我们已经扩大了与美国公司竞争人才的机会之窗,但我们的实力还不够。对于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大学生,我们将从大二开始给他们提供。

这些孩子超级聪明。比如新西伯利亚大学连续六年获得世界计算机大赛冠军和亚军,但所有的冠军和亚军都被谷歌用五六倍的工资挖走了。

从今年开始,我们将支付比谷歌更高的工资,在俄罗斯挖掘他们并进行创新。我们将与谷歌竞争人才。

我们支持科学家的创新,不要求科学家追求成功。失败也是成功,因为他们培养了人才。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继续前进。

15.基础科学,尤其是数学,极其重要。

任:比如P30手机的摄影就是数学。

现在图像不是拍的,是用数学计算的。因为人的眼睛相当于一亿个镜头,相机只是一个镜头,我们的手机通过一个镜头进来的感光点,数学上分解成几千万个可视镜头,然后再还原。

我们数学家的口号是“让手机比人眼更好”。我在公司演讲中也批评了他们。我觉得没必要,但是他们很固执,别无选择。他们说“手机可以照亮月球一千公里”,可能是真的,因为是数学,微弱的信号可能会恢复。

当我去法国尼斯研究所见他们时,我说:“尼斯的大海是蓝色的,天空是蓝色的。为什么数学家的公式是蓝色的?”原始图像有蓝色调,但现在似乎已被纠正。手机之所以进步这么快,是因为我们的战略“备胎”,因为我们网络建立的战略备胎没有用,所以分配到终端。

主要是数学家的贡献,当然还有物理学家做的三色光传感器。

所以,如果电子行业还停留在买别人的零件组装,那是不可能的。当然他们也有数学,但是数学是其他公司做的,用钱卖备件。在这方面,我们应该领导世界,站在世界的前列。

16.中国未来与美国竞争的唯一途径是改善教育。

任说:中国将来要和美国竞争,只能靠改善教育,没有别的办法。

教育手段的商品是另一回事。我觉得最重要的是重视老师,因为老师被尊重之后,大家都想当老师。

深圳的老师很受尊敬。深圳老师挣钱多,253人竞争一个教职。我们帮清华高中建了青兰山中学,校长说因为收费高,将来会是全国第一所。青蓝山只招收2000多名学生,面向全社会开放。华为员工赶着送孩子进去,却送不进去找我。我说我控制不了你。

教师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待遇提高了,教育才能大发展。为什么我个人感触很深?我父母是农村教师,在贵州最偏远的少数民族地区从事农村教育工作。我父母一生当老师的经历意味着他们的孩子这辈子不允许当老师。老师不让孩子当老师,国家就没有接班人了。我亲身经历了他们政治地位低,被歧视,经济待遇差的窘境。我们跟着他们,亲身经历了这种艰难,所以没有选择当老师。

17.基础教育是国家的责任。

任说,提高全民族的文化素质是国家的根本责任,任何企业都不能肩负起提高一个民族素质的责任。提到教育不能说一定要做教育。

基础教育是国家的责任,企业要做好自己的事情。我们是主力。“坦克军”前进的时候,拖着几个孩子,抱着几本识字书,是不可能追上“上甘岭”的。为人类建立这样一个巨大的网络是我们最大的社会责任,我们连接着世界上30亿人。尤其是在非洲,因为我们不赚钱,西方国家不去,但是我们把他们联系起来。如果华为不存在,那将是对世界的威胁。

我们不会自己搞教育,因为我们的主战部队会减少,一些小组织会被砍掉,这样就可以私有化为民兵组织,跟着我们前进。就像淮海战役一样,农民工推着独轮车送饭,却要给钱。今年春节期间,员工加班时,有5000多人提供服务,也就是民兵组织。春节期间,不仅购物价格翻倍,还对服务人员给予一定奖励,及时兑现。

18.如果自主创新是一种精神,我支持。如果是行动,我会反对。

任说:自主创新作为一种精神是值得鼓励的,建立在人类文明基础上的创新是正确的。

所有的科学家都是独立的创新者。为什么呢?他们做一些莫名其妙的题目,没人能听懂。但要看到,科技创新需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比如我们的海思立信没有从源头开始自主创新,还向别人支付了大量的知识产权费用。其中一些签署了交叉许可协议,而另一些则获得了永久授权。你有我,我有你,在别人的基础上形成了我们自己的创新。

我们同意鼓励自主创新,但要明确定义。同样的东西自己做就不能用,还得为别人的原创买单。这是法律,谁先申请,谁就属于他们。

无线电最早是波波夫发明的,但俄罗斯出于保密的考虑,压制了它的出版。意大利的马可尼申请在先,因此无线电的发明权属于马可尼。

飞机的发明者不是莱特兄弟,他们只是完成了飞行。实际上,真正的发明者是鲁科夫斯基,他的流体力学公式推导出了如何提升机翼,从而为提升流体力学奠定了基础。我们飞机的喷气发动机今天还没有过去,但是谁发明了喷气发动机呢?中国人。

当邓小平把斯佩发动机引进英国时,斯佩同意卖给我们。邓小平问是否会出售军用发动机?英国人回答说要卖。事实上,中国想购买民用发动机,主要是作为民用飞机的备件。后来,英国军用发动机也被出售,这就是现在轰炸机6使用的发动机。

邓小平站起来向英国科学家致敬,他们非常害怕,很快站起来回答说:“感谢中国科学家的伟大发明。”。邓小平回来找出是谁发明的,吴仲华。

这个人在哪里?我发现这个人在湖北养猪,就赶紧调回北京做热物理研究所所长。

为什么不通过吴忠华的研究一步步深化,为什么不能在喷气发动机方面取得理论突破?

现在飞机发动机设计叫实验科学,不是理论科学,飞机必须是理论科学。

F22隐身飞机的隐身原理也是俄罗斯数学家在20世纪50年代发明的。俄罗斯数学家说,钻石切面具有隐身功能。在俄罗斯学习了很长时间后,被认为是无用的。为什么呢?因为不可能也没有意义,所以论文被批准出版。

美国人看完之后,用了二十年的时间制造出了F22隐身飞机,当然,现在我们的米波雷达又看到了F22。

事实上,在20世纪50年代,中国有许多原创科学家,但现在他们都处于一种粗糙和泡沫的学习方式。这种学风如何奠定我国科研竞争力的基础?因此,有必要改革学风。

我梳理了任先生长篇访谈中最重要的十八个字,即十八个最重要的观点。

衷心希望所有关心中国未来的有识之士,都能高度重视任先生的真知灼见。

最后,我想引用美国著名科学家、著名科学工作经理、二战后美国科技创新体系的创始人瓦尼瓦尔·布什(Vannevar Bush,1890-1974)的一段话,来说明任郑飞先生的见解有多重要!英雄所见略同。

“所有的新产品和新流程都不是突如其来的,都是自我发展、自我成长的。它们都源于新的科学原理和概念。新的科学原理和科学概念必须来自最纯粹的科学领域中持续而艰难的探索。如果一个国家最基本的尖端科学知识依赖于他人,其工业进步将极其缓慢,其工业和世界贸易竞争力将极其薄弱。”

任和范纳维的远见卓识,再次表明人类创新史呈现出一个基本规律,即划时代的技术和产业创新必然来自划时代的思想创新。只有创新的思想才能激发创新的技术、产品和服务。创新的重要性高于一切。正如伟大的法国科幻作家儒勒·凡尔纳(1828-1905)所说:任何能想到它的人都能够实现它。

posted on 2021-10-19  作者:admin  阅读量:

栏目导航

Powered by 2019国产精品手机视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